第1章:涅槃重生

“凌楚,你真当这9重天是没有规矩吗?

”白帝大怒。

这凌楚,自历劫归来化作本体不入9重天却先去了西天求见佛祖,说是人世百年渡人有数却不能自渡,特来求佛祖度化本人。

佛祖感其百年行善虽与佛无缘,无佛心却有佛行,佛祖慈善特将小青重生之法告知,并赐其观音圣水。

“先是到西天寻法,又去9奚山借来冰镜,用冰镜迫出蛇妖内丹中的魂魄,这都罢了,我也不予你计较,可你竟要以天帝之血为引,昆仑镜为媒塑其元神,用女娲石筑其肉身,你……”白帝只觉心中气结难消,“没想到你为那蛇妖竟这般步步为谋,你是要闹得这9重天毁灭,闹得这天灾人祸吗?

你认真觉得我不舍得罚你!

”白帝只觉头脑发胀,他最自得的弟子,这千年来的血汗竟被1条小青蛇搅的四分五裂。

“师父,凌楚不苛求别的,只望她活着,如此便好。

”凌楚双腿跪的发麻。

他是在9重天门外被师父抓回,彼时他已在南天门外跪了3日,只为求见天帝。

“只求她活着,那天帝呢,你明知他为续紫萱仙根修为大损,你还想取他心头血,你可曾为9重天想过,为这3界想过!

”白帝逼至凌楚眼前,“我再问你1句,你认真为那蛇妖做到如此境地!

”“我只望她活着。

”凌楚握着观音净瓶,那里温养着他用冰镜从内丹中逼出的1丝魂魄,神态安然。

1工夫,师徒2人竟无话可说。

空气安静的可怕。

“取我的心头血,这到是新颖,我有多久……”天帝不知甚么时分来了这昆仑山,打破了这僵局,正1副仔细思索的模样,然后语气1顿,“我活了多久,我竟也记不得了。

”天帝转过头对着凌楚说,“你要取我心头血救那青蛇?

”天帝神情透着风趣,好似这是顽童做了件无伤大雅却异常风趣的玩笑事,“也罢,反正闲来无事,无聊的很,那就往女娲神山走上1遭。

”凌楚闻言,眼神登时亮起。

“天帝,3思啊,无需为那小小青蛇蒙受此劫啊。

”白帝1副不可相信的看着天帝。

“不妨,”天帝盯着凌楚“不过,凌楚我要让你应我1个条件,我会救那青蛇,只是你不准随行,也不准见再见她,我会让百草星君随行,他自会把后果通知你,你就在这昆仑山好生修行吧。



几往后,天帝重返9重天,只留1条禁令就去闭关了。

百草星君也受天帝之命来昆仑见了凌楚,只说是小青再无性命之虞,让他好生修行。

自此凌楚便不再提起小青。

人界千年雷峰塔倒,白夭夭出塔后,紫萱将白夭夭接回9奚山,虽得9重天之恩可在9奚山相伴,却还是忍不了想去看小青的激动。

自她晓得小青因缘际会得以重生并拜于女娲坐下修行,她便几次起了想去女娲神山的动机,奈何天帝严令9重天之人不可私上女娲神山,背者处以分刑,可终归夫妻间心有灵犀,紫萱见她整天闷闷不乐,便特向青帝请恩,许他2人用冰镜1窥。

碧落黄尘不相见

楔子擎苍,你以为过了7万年就能够快乐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

昔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7万年!

1轮红日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白衣翻飞红莲火,若水河畔东皇钟。

司音,你竟敢……!

哼哼,我要你敛去法力、记忆,化身伟人,尝尽生老病死之苦,永久

缪小喵_M为了孩子,过年我们回家看看吧

孩子喜欢玩沙,我的老家河里四处都是,乃至,孩子外私有空的话还可以去河里拉上1车,放在院子里,给孩子们玩,我小时分,夏天我们去河里游泳,用脚踩岸边细细的沙子,软软的。

下雨了,用吸铁石吸从山上被雨水冲上去的铁沙,手在沙里边畅游,历来没想过在大城市沙成了朴素品。

孩子喜欢捡东西,

爱的生命力无标题文章

他們的時間永遠的靜止了在我們的記憶裡陳舊的相片和筆記而我們長大了我們要開始任务也許會結婚也許會生個小孩然後我們會變老抱歉我無法和你1樣靜止下來你晓得再過陣子我就會去找你了這伟大的终身很快也會過去的很想念你的真的對不起(修澤)昨晚自始自终的寻觅


亚博体育官网下载苹果